返回顶部

台共赏“反共义士”5万两黄金 大多晚景凄凉

http://www.scol.com.cn  (2013-02-17 14:13:12)  来源:环球时报  
编辑:彭焘  

  【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萧师言 本报特约记者 林风】在上世纪两岸“汉贼不两立”的政治对峙时代,一些大陆人跨越海峡到台湾“投诚”,在台湾被称为“反共义士”,他们赴台之初得到大笔黄金,甚至由台当局“安排”老婆,可谓风光一时。这些人的现状如何,一直是两岸民众关注的话题。台湾媒体日前披露,事实上,这些人善终的很少,要么疯狂炒卖股票以致债台高筑,要么沉沦于纸醉金迷难以自拔,许多人的婚姻也不美满。岛内舆论称,当前两岸关系越来越密切,国共两党领导人都已握手言欢,“反共义士”成为“历史的嘲讽”。

  付出黄金多达5万两

  据台湾今日新闻网15日报道,朝鲜战争期间,1万多名志愿军战俘被送到台湾,其中第一批战俘于1954年1月23日被美国军舰从韩国仁川港送抵台湾基隆,台湾当局把这一天定为“123自由日”。“投奔”台湾的大陆人被冠以“反共义士”称号,并制定各种安置、奖励办法。其中最受关注的还是上世纪50年代到七八十年代驾机到台湾“投诚”的“反共义士”。台湾联合新闻网整理的“驾机反共义士”一览表显示,共有16名解放军空军飞行员与机组人员(其中有人不愿投诚、有人迫降身亡)、驾着13架飞机投奔台湾。

  这些人被台当局刻意捧为对大陆“统战”的样板与对象,因此发出的奖金格外丰厚。据今日新闻网报道,他们来台后得到的黄金数量,最少的是1961年9月驾AN-2型民用螺旋桨飞机,从山东胶县起飞,降落于韩国济州岛,其后辗转抵达台湾的邵希彦、高佑宗两人,共获500两黄金;最多的是1983年8月7日驾米格-21战机逃台的孙天勤,获7000两黄金。据统计,台湾当局前后发出的黄金多达5万两。

  善终的不多

  对于这些所谓“义士”,台湾军方不仅“安排”老婆,还担心他们将手中黄金挥霍殆尽,将黄金分几次付给,但这些人忽然得到大笔奖金不知所措,或者疯狂炒卖股票以致债台高筑,或沉沦于纸醉金迷而难以自拔。

  1983年5月劫机的卓长仁、姜洪军、高东萍等6人,台湾当局发给每人几百万元(新台币,下同),还给了数千两黄金,并安排出任公职或上大学。但这几人的境遇并不好,《联合报》称,卓长仁与高东萍结婚后,大陆元配通过律师告其重婚罪。卓长仁后来投资失败,与另一名“义士”姜洪军合伙绑架杀害国泰医院前副院长的独子。2001年两人被枪决。卓长仁的遗孀高东萍现已沦为低收入户,每月靠当局1万多元的补助生活。1986年驾歼-6从山东烟台起飞、降落韩国清州的郑菜田,拿了台当局5000两黄金,但他退伍后投资无方,不但赔光手中黄金,生活也变得十分潦倒。1983年11月驾军机从浙江岱山起飞、降落于桃园机场的王学成,将大笔金钱投入股市,结果输掉三四百万。不过,王学成与1985年驾轰-5抵韩国后转往台湾的萧天润和1987年驾歼-6投奔台湾的刘志远相比,可是小巫见大巫。据传,刘志远投入股海最高达7000万元,萧天润金额更高达两三亿元。刘志远至今仍独身住在台空军总部的宿舍,开的是旧车。

  1965年,李显斌与李才旺同驾大陆军机抵台,同机通讯员廉保生当场死亡。李显斌获赠黄金2000两,但他不断陈情,称廉保生是不愿投奔台湾而自杀的,希望当局多赠给他黄金。1991年,李显斌从加拿大持台湾“护照”回山东探亲时被逮捕,以投敌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独自驾船从浙江逃台的“反共义士”丁善章2007年因涉嫌贩毒被逮捕。因“多金”深陷情感纠纷的“反共义士”当属吴荣根。他与刘姓女子同居后,刘怀孕,爆出诈取吴荣根千万元分手费案。此案曾轰动全台,当时替刘姓女子辩护的律师是陈水扁。

  即使在台军中顺利服役,一些“反共义士”也并不像想象的那样受重视。据台湾《联合报》报道,萧天润1985年驾机抵台,“是多名脱离中共部队转往台湾的飞行员中,在台军服役的军阶最高者”,在军校教敌情分析。同僚透露,他不甘仅出任教职,一度想回到飞行战线,累积晋升所需积分,但台空军在诸多考虑后婉拒,萧天润因此无法晋升少将。另一名以“红卫兵”身份投奔台湾的“反共义士”王朝天称,他因多次要求台当局返还他来台时遭没收的数万元人民币及几千张粮票,与当局关系生变,后被“警备总部”当成“匪谍”进行感化教育,“软禁”绿岛十多年。

  成为“历史的悲剧”

  当然,也有一些人过得不错。王学成到台湾后离过一次婚,现在台有4栋房屋,部分出租,生活尚算稳定。1989年最后一名领取“义士”奖金的蒋文浩退役,目前是潜水教练和海底生态摄影家。与卓长仁一起劫机的王艳大,曾到美国开餐馆,后回台湾发展,和已故的前“立法院长”梁肃戎合开过律师事务所,现在从事艺术品收藏。

  随着台当局于1991年“终止动员戡乱”,“反共义士”渐渐成为历史名词,不仅不再有相关奖励,对于劫持民航机来台者,改以劫机罪判刑入狱,“123自由日”也在1993年废止。台湾《联合报》报道称,台当局20多年前开放大陆探亲后,许多“反共义士”的证件登记居所都有“反共”字样,令他们出入境大陆时感到尴尬。当年名为“反共义士辅导中心”的“义士之家”1994年被改为“台北荣誉国民之家”。住在新北忠义山庄的“反共义士”只剩100多人,他们如今很少再提“韩战”、“自由日”,只是抽烟、喝酒和看电视打发日子,“反共”色彩和图腾在台湾逐渐褪去。岛内舆论认为,在两岸交往逐渐密切的今天,“反共义士”已由一个象征荣耀、英雄的名词,变成一个尴尬说法,称得上是“历史的嘲讽”。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
  • 新闻24小时排行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